一代宗师,让中药外用“飞入寻常百姓家”


20世纪以来,医学的发展不断在给我们带来惊喜,器官移植大获成功,遗传性疾病有了突破性进展,新生儿的死亡率早大大降低,最近几年,就连曾是绝症的癌症都不断有新疗法出现。而恰恰是这一切耀眼的成就,让人们对医学的期待更高了。

在现代医学迅猛发展的同时,作为凝结了我国国粹精华的中医,在漫长的发展历程中取得了无数辉煌的成就,近年来经过国人不断地摸索、开拓与创新,同样实现了质的飞跃。



中药外用,国粹之光千载不衰
中药外用药物治疗疾病是我国劳动人民几千年来在同疾病做斗争中总结出来的一套独特的、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原始社会就有用树叶、草茎涂伤口,偶然治愈疾患并从而发现了其药物作用;

三皇五帝期间,人祖伏羲发明针灸,“尝百药而制九针”,从而针灸被流传下来,被中医广泛使用。
东汉末年,华佗创制了麻醉剂“麻沸散”,开创了麻醉药用于外科手术的先河;
近代社会,中医药除在常见病、多发病、疑难杂症的防治中贡献力量外,在近几年的重大疫情防治和突发事件医疗救治中也发挥重要作用:
2003年,中医、中西医结合治疗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疗效得到世界卫生组织肯定;
2009年,中医治疗甲型H1N1流感,取得良好效果,成果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2015年,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屠呦呦因“青蒿素的发现”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更是让世界见证了传统中医药的魅力。

中医药在防治艾滋病、手足口病、人感染H7N9禽流感等传染病,以及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江苏昆山爆炸等突发事件医疗救治中,都发挥了独特作用。

在漫长的医疗史上,利用中药外用原理所治愈的案例数不甚数。千百年来,中华民族完全依赖着中医这种传统医学来为百姓治病疗伤,形成的基本理论的医疗学科更是整个民族的骄傲所在。时至今日,基于中医药方的国药馆、基于五行理论的针灸按摩,依旧如雨后春笋般在祖国的各个角落遍地开花。其中以传承中药外用文化,“让中药外用影响世界”为己任的一代宗师,传承百年传世名方,在中医外用诊疗领域占据了重要位置。



一代宗师,慢性病的“药神”
很多缺乏医疗知识的国人,质疑外用中药的效果。殊不知,外用药物切近皮肤,通彻于肌肉纹理之中,将药物的有效成分透达过皮肤以至肌肉纹理而直达经络,传入脏腑,以调节脏腑气血阴阳,扶正祛邪,从而治愈疾病。

一代宗师,传承祖祖辈辈同疾病相抗争的中医诊疗经验和理论知识,经过长期的理论实践,形成了一套独有的中医医疗理论体系,为解决多种疑难杂症研发了行之有效的系列药剂。多年的潜行研究和临床实践,已让越来越多的国人认识到中医在治疗慢性病方面的独特优势,成为普罗大众治疗慢性病的首选。

医馆根据人体的健康状况和病史病历信息,把握疾病动态变化,运用望闻问切四诊合参,收集人体外在信息,通过综合、分析、判断人体的整体状态(证候),确定相应的治疗原则和方法。一方面实现了个体化诊疗,另一方面可以对症施治,辩证治疗,达到阴阳平衡、脏腑协调的以人为本的诊疗目的。

医馆大夫表示:皮肤作为一个给药入口,局部给药后,大部分直接进入给药部位发生药效,同时药物可以经血液循环对全身发生作用。多年来,一代宗师致力于“中药外用”疗法的研究和探索,现已经研发出多项“中药外用”疗法,包含膏穴疗法艾灸疗法精油疗法芳香疗法针推疗法药浴疗法耳/脐疗法等中医特色外治疗法。研发产品体系包含膏贴系列、药油系列、药浴系列、艾系列以及其他中药衍生产品等多个门类。覆盖人群包括小儿挑食厌食、便秘、腹泻、生长缓慢;男子阳痿、早泄、精索静脉曲张、弱精、少精,女性宫寒、多年不孕、月经不调、多囊卵巢综合征、卵巢早衰等;老人腰背酸痛、高血压等,产品涵盖男女老少常见病及用药困难的慢性疑难杂症,多年来治愈患者无数,早已“飞入寻常百姓家”,成为家庭治疗慢性病的必备良药。



走出国门,让中药外用影响世界
目前,我国已有130个中医药类项目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中医针灸”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黄帝内经》和《本草纲目》入选世界记忆名录。中医药已成为中国与东盟、欧盟、非洲、中东欧等地区和组织卫生经贸合作的重要内容,成为中国与世界各国开展人文交流的重要载体。

在美国,目前大约有6000万美国人服用中药,针灸疗法进入国民健康保险体系;在英国,政府拨款在大学开设中医专业;在德国,一家中医院预约住院人数安排至一年半以后,这一事件在西欧产生了轰动效应。这些数据都显示出中医在国外民众心中的重要地位。

为顺应时代发展,一代宗师中医馆已正式启动在伦敦、纽约、新加坡建中药外用特色医馆的选址运营预案。未来,相信在世界更多的城市里,会看到一代宗师中医馆,它们在当地不仅仅是要为居民提供医疗服务,更会大力宣传祖国医学、推广中药外用的简、便、廉、验,让中药外用影响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