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状腺和乳腺科室合并,为何越来越多的医疗机构这样做?


树木的畸形发育



甲乳外科,顾名思义,是甲状腺疾病和乳腺疾病的科室,是否觉得奇怪?甲状腺和乳腺,一个在颈部,一个在胸部,两个看似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的器官,怎麽会有联系了?

其实,在医学上,甲状腺和乳腺还真的有亲密关系。
机体是一个复杂的统一体,为了适应内外环境的变化,内分泌腺体之间必然存在着复杂的联系,而腺体之间的相互作用也影响着腺体的功能活动。

我们可以把甲状腺、乳腺、卵巢、胰腺等器官看成是一个整体,它们都是内分泌腺体,能分泌各种激素。它们自身也对各种激素非常敏感,是「一损皆损」的关系。

甲状腺、乳腺同属于受下丘脑-垂体腺体轴调控的激素受体敏感性器官,甲状腺在碘的吸收、合成甲状腺激素和性激素方面,乳腺在受雌激素、孕激素调节方面,存在许多共同点,而甲状腺和乳腺之间的一些调控通路的交叉相互作用可能也是导致甲状腺癌与乳腺癌的发生、发展存在一定关系的原因。



我国中医很早就关注到了乳腺肿瘤与甲状腺疾病的相关性,一些古老的中医药方剂的应用指征同时包括乳癖(乳腺良性肿块)、乳岩(乳腺癌)、瘿瘤(如甲状腺肿瘤、甲状腺肿、甲状腺结节)等。

乳腺癌与甲状腺疾病的相关性在19世纪也引起了西方学者们的关注,陆续有文献报道乳腺癌患者中甲状腺疾病发生率明显高于正常人群,而对于某些甲状腺疾病也被认为与乳腺癌的发病具有相关性。
有研究显示,乳腺癌患者中有较高比例的甲状腺功能异常和甲状腺癌的发生率,但因多无明显的症状而不被关注,这难免会影响乳腺癌的治疗和预后。




甲状腺出问题了,可能引起乳腺以下种种不适


甲状腺问题

乳腺再发育

这种情况一般见于男性。表现为乳房增大、变硬、甚至出现乳房肿块,少数肿块可能有轻微疼痛。甲亢或甲减均可引起乳腺发育。

溢乳

如果女性在非哺乳期出现乳汁分泌,就是异常现象,称为溢乳。
甲减患者可能会出现溢乳。因为甲减可以导致泌乳素增多。顾名思义,泌乳素有促进乳汁分泌的作用。

乳腺癌

研究表明,甲状腺素有对抗乳腺癌发生的作用。甲减患者甲状腺素水平降低,患乳腺癌的风险升高。另外,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常见於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病,如桥本氏甲状腺炎。此抗体的升高也与乳腺癌的发生有关。

那如果乳腺出问题了,又会给我们的甲状腺带来哪些问题呢?


甲状腺

甲状腺肿大或结节

通常是通过体格检查时发现,研究表明乳腺癌患者中并发甲状腺肿大与甲状腺内低回声结节者机率分别为55.2%、49.4%。

乳腺癌患者多有甲状腺形态和功能改变,甲状腺疾病患者乳腺癌发病风险也有所升高。

甲状腺结节的病因非常复杂,有遗传、自身免疫、情绪、放射性接触等多种原因,但甲状腺癌的发病原因目前已经确定:经常接触X线有关,比如说拍胸片时,正确的做法应该把脖子周围保护起来,以免甲状腺受到X线影响。

甲状腺乳头状癌

在乳腺癌患者中,甲状腺乳头状癌患病率明显高於人群中的患病率。
首发症状为颈部无痛性肿块,多数随吞咽上下移动,少部分有声嘶、吞咽困难及压迫感,少数先发现颈部转移淋巴结後找到甲状腺内原发灶。最新研究动态据内分泌学会2015年年会上发布的一项资料库分析表明:与普通人群相比,乳腺癌生存者发生原发性甲状腺癌的风险有所提高。

发生甲状腺癌的乳腺癌患者更为年轻,其乳腺肿瘤体积更小,更具有侵袭性;美国官方癌症数据统计库的发现显示:40岁的乳腺癌女性患者,在接下来的10年中,患甲状腺癌的机率是16%;对于50岁的乳腺癌患者,此风险则是12%。对於60和70多岁的乳腺癌患者,其发生甲状腺癌的风险没有增加。

患甲状腺癌的风险是更长的射线暴露时间或是对乳腺癌患者更加紧密的监测随访,在肿瘤增加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因此,在乳腺癌的预后已经有了极大提升的当下(5年生存率已经达到89.2%),现在对于乳腺癌生存者而言,要关注的不仅是转移复发,还应该把更多的目光聚集在第二原发癌上,比如甲状腺疾病,主动接受甲状腺癌的“警惕性筛查”。


甲乳外科异病同治



甲乳外科,异病同治的实践证明

鉴于医学上甲状腺和乳腺疾病的紧密关联性,所以目前很多医院把这两个疾病的诊断合并为一个科室,并有了一个新名字:甲乳外科。很多乳腺大夫和甲状腺大夫是同一个大夫,在中医上更是如此。关于甲乳外科的详细论述,唐中华老师在他的《现代乳腺甲状腺外科学》中也有详细的论述,在此不做详细论述。

甲乳外科在西医医疗体系的出现,正应证了中医“异病同治”的治疗理念,这打破了以往西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固有认知。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医和西医在这个点上实现了同频。

记得很早之前,有很多朋友在医馆诊断后,拿到大夫开的药,发现上面写着“乳癖”(乳腺疾病),当时就大发雷霆,甚至还气愤的说“我要投诉你们”“你们是不是发错药了”等等类似的疑问,更有甚者,直接辱骂大夫是骗子。

其实类似的误会在医疗领域还有很多,医生是凭借专业知识治病,而患者朋友是出于生活经验去揣度医术,医生和患者对疾病的认知不在一个层面,这是现实,也很无奈。

作为医生,初衷肯定是想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把病患的痛苦解除(不用怀疑这个初衷,因为这是医生的成就感来源)。但是患者朋友,由于情绪、认知和对医疗机构固有的刻板印象(一般都是负面的),在沟通过程中,很容易忽视平等,无形中抬高自己的位置,一言不合就发生言语和身体上的伤害,导致无法继续。

而医生也很难用简单的语言向患者解释复杂而又庞杂的医疗知识(当然,这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通过各种平台和形式向我们的患者传递健康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