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师:中医没用?为什么却在国外疯狂圈粉?


“中医药不仅是中国的瑰宝,更是全人类的财富。——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获得者理查·罗伯茨。“中医是一门成熟的科学,当代人类不能缺少中医。”德国汉学家波克特曾不止一次地公开说道。
 
据《中国中医药》白皮书显示,目前中医药已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103个会员国认可使用针灸,其中29个设立了传统医学的法律法规,18个将针灸纳入医疗保险体系。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办了数百所中医药院校,培养本土化中医药人才,中国政府已经支持在海外建立了10个中医药中心。


 
 
另据数据统计,全世界有30多万家中医诊所,即使在美国这样的医学科学殿堂也有3万多家中医诊所以及十几所中医药大学。美国针灸师已超过4.5万人,每年接受针灸等“整合治疗”的人口约3800万,已形成一个产值数十亿美元的重要产业。德国知名的埃伦巴赫民意测验机构调查还发现,只有18%的德国人一味相信西医,有61%的德国人愿意接受中医治疗。在曾经接受过中医治疗的德国人中,愿意再次接受中医治疗的比率高达89%。


 
 
80%的日本医师会给病人开具汉方药,从事汉方的医师已超过10万人。一些大学附属医院开设有汉方门诊,大学的药房售卖汉方药的占74%(妇科占96.7%)。汉方药可在健康保险中报销,约150个汉方药处方被列入日本公共医疗保险的用药范围,每年的销售额达1000亿日元以上。在日本,超市药店中卖得最火的莫过于汉方药,甚至中国游客来此都会大买特买,带回去分赠亲友。


 
中医在韩国的地位十分尊贵,在成功申报“端午”之后,韩国正准备将中医改为韩医申报世界遗产。在韩国,中医师是最受人尊敬的职业之一,2000年其平均收入就位列韩国所有医生榜首,超过西医所有下属分科医生的收入。有一位专家表示,“韩国人太喜欢中医师这个职业了。韩国一年有750名中医师从大学毕业,韩国目前有1.4万多名中医师。中医师5年前就已经超过需求了”。


 
 
近年来,美国公众和医学界逐渐认识到中国传统医学的安全有效和通用广泛的特点,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愿意接受中医治疗。
 
据NCCAOM进行的一次全国性调查表明,美国每10个成年人中,就有1人接受过针灸治疗。在这些人当中,又有21%的人除了针灸之外,还同时使用过中药、推拿、按摩等方法来治病。此外,有60%的美国人表示,他们在需要的时候乐于考虑把针灸作为治疗病症的一种选择。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如今的美国看过中医的人、愿意接受中医治疗的人已经超过50%。全美一年每人平均接受中医服务的次数近2次。在美国从事中医药相关工作的人差不多有4.5万人。
 
美国目前有34个州承认了美国中医执照(NCCAOM)考试,除少数州自行命题考试发证外,该证堪称全国统一上岗执照。作为独立医学体系,美国政府每年花费超1.2亿美元用于补充和替代医学的研究和发展,而针对中医、中药和针灸的研究项目多达几十种。


 
澳大利亚是全球首个以立法的方式承认中医的西方国家。从2012年7月1日开始,在澳大利亚正式注册的中药、中医师能够在澳大利亚合法行医,并且在澳的5000余家中医诊所被正式纳入澳国家医疗体系之中。在澳大利亚,有百分之七十的医生会在治疗以后向患者推荐针灸理疗,一年中连续十二个月去接受针灸调理的患者,占到澳大利亚总人口数的百分之十,几乎所有的医疗保险机构都对针灸调理治疗给予补贴。就诊数据显示,全澳中医及针灸诊所每年服务约280万人次,其中80%的患者是以英语为母语的主流社会群体,全行业年营业额达上亿澳元。
 
随着近年中医和中药在澳大利亚的推广,澳大利亚社会对中医药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中药也被列为澳大利亚“补充药品”中的重要门类,联邦政府也正式成立了国家中医局,并公布全国中医注册标准。


 
 
国医大师邓铁涛曾说过,凡是中医入了门以后,真正有所成就的,他一定热爱这个事业,热爱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中华民族悠悠五千年,中医是老祖宗留给我们最宝贵的财富之一。她的独特与高明之处在于:四诊八纲的辨证方法、六经六气的对应原则、阴阳升降的平衡观念、天人合一的整体认识、卫气营血的循行规律、经络脏腑的五行生克属性。这些共同构成了中医一以贯之的治疗体系。
 
一代宗师,倡导中药外用理念秉承先人遗训,重药、重医、重德、重患者,全球已运营或者准备投入运营的多家门店,都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布局,每一个小设计都从患者方便就医的角度上出发,结合互联网运营思维,以互联网+中医药的思维,实现互联网+远程问诊体系实现标准化和流程化,以中药外用为主要方式治疗常见疑难杂症,让患者从千里奔波的困局中解放出来,看病、治病更方便、更安全。让越来来多的群众亲睹百草真颜,见证中药传奇,感受中医药的独特魅力。


一代宗师中药外用,专注于膏穴疗法艾灸疗法芳香疗法药浴疗法精油疗法等各种疗法体系,让中药外用影响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