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医话之“冷香丸”中看中药方剂古法配制


红楼医话系列:红楼梦被称为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

鲁迅曾经说过:“在《红楼梦》里,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其中包罗建筑、植物、政治、经济、饮食、医药、服饰、戏曲等等几十种学科。而其中的医药部分所占笔墨不下6万多字,内容囊括内、外、妇、儿、针推、皮肤、五官、精神、骨伤等等,对各种病情的症状、辩证与治疗都描述得十分详细,对各类方剂的运用大多都有典可循。其内容之博深,对于刚刚入行的青年医生可能都难以理解。一代宗师特推出红楼医话系列,让我们在红楼美妙的世界中学习各种中药外用
养生知识
 
红楼梦
 
“冷香丸”中看中药方剂古法配制
 
薛宝钗,做为红楼梦中首屈一指、全面发展的大家闺秀,其各种衣食住行的配置都是最为尊贵的,所服用之私房丸药,亦是罕见稀缺,颇有些矫情的。《红楼梦》第七回中交待有宝钗自娘胎里带有热毒,每到秋冬季节易发喘嗽,即现在所说的哮喘病。请过许多大夫、吃过许多药都无济于事。直到云游的癞头和尚给予她一剂海上方——冷香丸,方才校验。
 
若论这剂神方,“真真把人琐碎死,难得‘可巧’二字”:“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两,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两。将这四样花蕊于次年春分这一天晒干,和在药末子一处,一齐研好;又要雨水这日的天落水十二钱……还要白露这日的露水十二钱,霜降这日的霜十二钱,小雪这日的雪十二钱。把这四样水调匀,和了药,再加十二钱蜂蜜,十二钱白糖,丸了龙眼大的丸子,盛在旧瓷坛里,埋在花根底下。若发了病的时候儿,拿出来吃一丸,用一钱二分黄柏煎汤送下。”
 
冷香丸
 
此则药方中,对于中药的采集、配伍、制作与储藏,曹雪芹都是颇费了一番心机的。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古法配方的奇特与讲究。这四种花,也就是四味药,都有泄热功效,且白色按照五行五色配属都归肺经。其中白牡丹活血调经,白荷花解毒定喘,白梅花疏肝理气,白芙蓉花凉血解毒。再加上蜂蜜、白糖、黄柏,共奏解毒定喘、清肺凉血之功。之所以在春分这一日晒干,因为在此节气昼夜相等,天气晴朗,易于晾晒。而制作过程中的四个节气:雨水、白露、霜降、小雪,虽然正是中国大多地区普降雨、露、霜、雪的时候,但若将这四样集齐,真是难得其巧。古人在中药炮制中确是有用雨、露、霜、雪这四样做丸散膏丹,只是用在宝钗这样的艺术人物身上,为突出其高贵与悲剧性结局,便增添了其玄妙。至于“盛在旧瓷坛里,埋在花根底下”,则是为了免受风湿之气,以利于更好地储存药物。药王孙思邈在《千金要方》中曾言:“…以新瓦器贮之,泥头密封,须用开取,即急封之,勿令中风湿之气”。可见此贮藏法至少在唐代已经开始流行。
 
之所以起名为冷香丸,一则花皆有香气。难怪宝玉在闻得宝钗身上传来阵阵幽香时便央求到:“什么丸药这么好闻,好姐姐,给我一丸尝尝”; 二则此四味药皆为寒性,宝钗患的是热哮,所以应遵循热者寒之的治疗方法。还有人认为“冷”预示了宝钗的个性,虽芳香无比,却寒气逼人。所谓“胎毒”即为少女本真的热情,而冷香丸恰似封建礼教扼杀了这份天性,因此造就了悲剧的“金玉良缘”。
 
冷香丸是艺术家造就的艺术品,中药方书中未见有此丸的记载,但却遵循着古法的制作工艺。据说在我国西部,每到七月,便有人至雪山取阴坡面的雪用来和面,做成薄饼就奶茶一起喝,即有宣肺理气、健脾益气之功效。